[尉迟大人]与你相遇的十五种方式

这篇文,

是bg是bg是bg

第一章最后一节小番外,内有犯蠢版武后,鱼翅大人是深得圣眷的小甜甜,不喜的话,

江湖再见(✺ω✺)



一、厨娘(番外)

    1.

    “老狄,那天你和白姑娘说什么了?”

    自从听八卦墙角被发现后,大理寺食堂莫名迎来改革开放的春天。近半个月所有人吃胖一圈,本来就飞不起来的沙陀忠想要踢柱子耍轻功更加困难了。他捣着药粉百思不得其解的问站在窗边的狄仁杰。

    狄仁杰轻轻一笑,捻捻胡须:“我与她说:事总在人为。”

    “为到把所有人喂成球?”

    “为到让另一个人顺利下手。”

    “?”


    狄仁杰和尉迟真金对视的那一眼:

    鱼翅:你他娘的凭什么和我相提并论啊白桃干嘛看你洗眼睛你活不过明天了狄仁杰!

    狄:害怕害怕,不敢不敢,您请您请,我给大人助攻。

2、

    旷照觉得他家大人最近有点不对劲。

    一个要么在外面蹦蹦跳跳掀房顶,要么回来到刑房怡情养性的人,居然三番五次往厨房跑。

    问起来,大人一贯假笑:“吃东西。”

    旷照小哥捏着日渐柔软宽大的腮帮子面对一桌子叫嚣着“吃我吃我我名叫肉肉肉肉”的菜,望着大人依旧孔武有力细腰窄臀长腿的背影不解其意,看向旁边的狄大人,对方一脸明了地笑着低头,招呼道:“吃饭吃饭!尉迟大人有特权可以点自己喜欢吃的。”

    都这样了要有什么喜欢吃的要点啊?!

    旷照咬着筷子尖儿懵逼,按这个伙食水平,他把小桃娶回家的心都有了。他家大人又不是那种对吃挑三拣四(咦?)的人,也不是皇宫里吞金咽玉的人,倒是难得有什么想吃的东西。行吧,为了大人的心情好,为了大理寺全体人马的存活率,大人请!


    直到有一天,他也去厨房摸吃的,一拐弯看见大人伸手把白桃拉进怀里吻住,分开后还笑着说一句“甜的”的时候,旷照突然就明白了狄大人的那个笑。

    噫,果然是点自己喜欢吃的。


    曾经打算娶白桃的旷照照:哭到打嗝。

3、

    白桃间接性把尉迟大人带回家的那一天,是次年的九月份。天气特别好,白大娘正和街坊的妇人们一起恭喜女儿嫁了人的邻居,听她装作不经意的炫耀。她女儿梳了妇人发髻,羞涩的被女伴们打趣。

    “小桃呢,怎么不见她?”

    白大娘神色自然:“哦,在大理寺,大概是忙呢。”

    “还在做厨娘?”邻居妇人有点不屑的问,“份例也挺少吧。”

    白大娘刚想反驳你女婿跑堂挣的钱估计也不多,茶铺就跑进来个人:“娘!”

    白桃一身粉一白裙,耳上新得的白玉坠子晃晃悠悠。她一见众人都在,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打过招呼后向邻居母女道贺,也没在意夹枪带棒的回答,转向白大娘:“娘,我有点事跟您说。”

    “哟,有什么事是我们听不得的?小桃,我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也没什么听不了的吧?”邻居妇人刻薄地说。

    白桃:“不、不合适。”

    白大娘关切的拉了女儿的手:“怎么了?大理寺那边……”

    “那倒是没有,就是……”

    邻居女儿走过来,关心道:“小桃,没事,说吧,有什么事儿我们也能帮着拿个主意。”

    “我的姑娘,说吧,我不怕。”白大娘笑着拍拍她的手。

    白桃深呼吸:“真的不大合适……好吧,娘,您不是让我在大理寺天下俊杰里找一个吗。”

    “嗯,找着了?”白大娘大喜过望,忙追问。

     “找、找的天下俊杰之最的那个……”

    “……什么?”

     “是尉迟大人……”

    白大娘:我是谁我在那儿发生了什么?

     “小桃,你说的可是大理寺卿尉迟真金大人?人家可是朝廷三品大员,咱们小门小户的也高攀不起啊,你别是拿话糊弄我们呢。”邻居妇人笑道。

    白大娘不理会她,拉着女儿的手:“那尉迟大人?”

    “他今天一早就进宫要圣旨求天后赐婚去了,我怕您不知道,就先过来跟您说一声。”白桃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根手指指指外头,“大概,快回来了。”

    “……好丫头,你这真是'先'跟我说一声。”

    门外马蹄声传来,回头去看时,一身大理寺卿官服的尉迟真金翻身下马,大踏步进来。红发碧眼,像火一样燃烧着,映的这小茶铺四角生辉。坐着的妇人都惊得站了起来,女孩们一边往后躲一边忍不住拿眼瞄他。但寺卿大人才不管那个,他目不斜视的向白大娘行了一礼,把怀里明黄色的圣旨并锦盒取出来交给白桃。

   “尉迟真金,前来求娶令爱。”他沉声说,“蒙陛下天后厚爱,赐婚圣旨在此,盒子里是御赐玉如意一双,属聘礼头件。”

    “承蒙寺卿大人抬举,我家白桃……”

    白大娘本来想先回绝一下意思意思,但看红发碧眼的青年在偷偷抬头瞄她,面容上带着一丝紧张的尴尬。又想起白桃说起他挑嘴这般可爱的小毛病,想来这么正经的求婚也是头一回,难为还想着这个。话到嘴边就拐了个弯:"可嫁。”

    尉迟·并不是很明白这个没有谦虚的套路·这和天后教的不一样·夸白桃的话都打好了腹稿·真金:唔咦?

   但这倒也不妨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直身,看向正在懵逼的白桃:“狄仁杰那老狐狸倒还有些用处,大理寺联名上书挽留,说这么多人少了你活不下去,天后到底不说宣你进宫的事了。下个月初七我把正经聘礼下了来,白姑娘可愿意明年开春就进我们尉迟家的门?”尉迟真金挑眉一笑,别样邪气。“陛下还怪我心急,我说怎么不心急,再不赶紧些就被天后宣进宫了。怎么样,白姑娘,应不应?”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桃桃,这个时候,说'好’就够了。”

     “……好的。”

    威武的尉迟大人抿唇板脸,把自己的小姑娘拦腰抱起原地转了个圈又轻轻放下,一脸正经的捏捏她耳坠子:“好的,你和白姨大概还有不少话要说,放你半天假。中午我来接你。”

   “我不用——”

    “要接的,哪怕走离的近的后门也要接你。我现在有点心慌,一会不见着你不行。这会儿我得和狄仁杰去趟城西,一会儿回来正好接你。桃桃,就你和白姨两个人,慢慢说,别着急。”尉迟真金很坦然的在她额角亲了一记,向白大娘一抱拳告辞,又目不斜视的出去了。

    这个寺卿大人啊,出门上马,风一般的来又风一般的走了。远远的瞧见他策马冲向大理寺后门,揪起一个在门口等着的人就飞进门去。

    “狄仁杰,本座求完婚了!点人马,走!”

    “尉迟你高兴归高兴,把我放下!”

    “哈哈哈哈哈!”

     白桃忍不住红了耳尖。

4、

    为什么天后要宣白桃进宫呢?

    前两天早朝后,尉迟真金和狄仁杰被留下汇报洛阳近况。即将告退时,武后随口问了一句。

    “尉迟卿最近在忙什么呢?”

    “回天后,臣最近忙着娶妻。”by real耿直的翅总

    武后:啥子玩意?你再说一遍?是谁家姑娘?


    然后尉迟大人就带着喜爱凑热闹的二圣去大理寺吃了顿晚饭,等天后默不作声的放下碗筷,招手示意把小厨娘带上来时,尉迟对白桃的手艺很有信心,就坦然的把人带过来了。

    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不解其意地跟着她家大人到了正厅,还不曾给天后福身行礼,就被一把抓住了手。

     “好孩子,随寡人进宫吧!在大理寺埋没了你,咱们不要尉迟卿了!”

    白桃:……咦?

    尉迟:噫等等!

    #论儿子是怎么变成女婿的#

                                                                【end】

评论(5)
热度(17)
© 顾 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