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大人]与你相遇的十五种方式(试阅完毕,正经开写)

一、厨娘(中)
    此后三日之内,该回来的都又回来吃饭,大理寺食堂又是往昔一般荣光。说是要贴张告示招厨子也没去贴,主要因为寺卿大人的一句话:“吃不够你们了么?问后头白桃姑娘去。”就也罢了。白桃手艺好,那寺丞想想,此事就按下不提。总之大理寺内一个厨子掌勺也是够的,仍让白桃领了当初周厨子的那份例,还多给她些,大理寺开支也少了一个人,两边划算。
    众口虽难调,但白桃心里有数:沙陀医官喜甜,狄大人喜咸,两人平时吃些辛辣物无妨;众人大多喜吃猪肉,偶尔吃吃牛羊也算是尝鲜,鸡是家常必备更无需多言。说做厨子要善中庸之道,白桃偏不,辣的和甜的也能相得益彰,所以经她手做出来的菜大多滋味鲜美,竟没有一样叫做不好吃的。往常她只负责调小菜帮看着锅罢了,如今她自己掌勺,想着法儿改善伙食,吃的叫人连舌头也想吞下去。大理寺里头哪有人不愿意吃好的,就把请厨子的事全装作忘了。
    别人都还好说,唯寺卿大人不是个好伺候的:每餐要肉,缺了青菜又不行,吃不得辛辣,糖醋也少沾,万幸是咸口不挑,葱姜蒜过味也吃得。猪牛羊肉没什么忌讳,有时凑趣还能尝一筷子沙陀喜欢的糖桂鸭肉,对鸡肉淡淡,反倒喜欢吃鱼,海鲜水货都吃。洛阳近水,他这一点好得;可一去酒楼吃饭,瞧见一条鱼要好些别的东西去配,吃不出海鲜原有的味道来,他也就懒得去。寄希望于白桃,叫她做些普通的来。
    “要往繁盛了做不难,只把配料的种类扩大,挑那最精细中的一口就是了,过程也好应付,秀出厨子的绝活儿来,该耍刀功耍刀功,该收火候收火候,一步拖出五步繁,御膳的菜就这么做。可大人偏不吃那个,说少了原味。往简单里做也简单,一条鱼放进锅里,倒水放盐,熟了就盛盘,任他配什么吃去。这么做也没意思,我哪能砸自己招牌?少不得下点儿功夫。往年腊月梅上雪我收了好几坛子,清静雨水、外头山上泡茶的玉泉水也有不少,靠这个提味增鲜。一条鱼在下腹划两刀,或是在背脊上剖开,有时去骨,有时不去,去了的就在鱼腹中间码几个小鹌鹑蛋,放在那锅里煮去。吃红焖就在锅里调味,吃白肚呢就后勾出来再调汁子。一年四个季节,一个季节七个节气,总有不同的味道吃,这么吃一整年,花样儿也不断的。”
    “哎呦,我的好姑娘,可真有意思!”
    今天正巧白大娘来看她,顺便把先前放在茶铺里买的李子钱带了来,还有用钱买的两尾活鲈鱼。她坐在灶前添柴,看白桃一边切菜一边给她讲大理寺的小趣事,笑个不住:“难得大理寺卿这么有趣,以前全是文官,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哪像尉迟大人这么活泼,连挑些嘴都可爱。我先前见过他带人从咱家门口经过,真是好气派!武功又好,官位又高,深得圣恩,模样又俊,不知叫人怎么夸奖他。要是抛开这些说烂了的呢……估计洛阳城里有不少贵女争着嫁他吧?”
    大唐智勇萌三人组回来逛去厨房点菜,在窗户外头正好听见这一段,连忙排排蹲好偷听八卦墙角——尉迟大人是不愿意的,只是被狄仁杰和沙陀忠联手按住了,要是挣开的话难免出声响,被八卦的主角不得不委曲求全了。
    这话是好笑的很,估计白桃也怔住了。过一会儿才听她带着笑接:“呃,我虽然听过不少夸奖大人的话,天后圣旨上头的话也见过,但像您夸奖的这么清新脱俗的还是头一回。”
    “总有道理。”白大娘关上灶门,用勺子拨弄了一下锅里滚着的水。“对了,李子钱我给你放在你屋的钱箱里,用蓝袋子装着的就是。今天这两条鲈鱼买的真不容易,平常是去买鱼,今天是去抢命呢!”
    “九月要过了,那些想起来没吃鲈鱼的都回过味儿了。尉迟大人可怜见的还没吃过呢,也不知道这个月怎么这么忙。要是没吃着,明儿掀房顶都是有气无力的。”白桃转身吧菜倒进锅里,弯身去找盐,“过会儿我得把钱归进账房,还是狄大人叫了人去买的李子,如今卖回来了钱,也该还回去。”
    “可怜见的”尉迟真金收到损友调侃的目光×2,羞恼地每人瞪了一记,却依旧老实蹲着。
    白大娘哦了一声,想想发觉不对:“李子钱是大理寺的,那你还叫我去买鱼?——好丫头,拿着公帐上的钱你做人?!”
    “话不能这么说呀。古人有云:民以食为天。娘你说,整个大理寺操心最多的人是谁?”
    “大理寺卿。”
    “大理寺武功最好的是谁?”
    “大理寺卿。”
    “回回办差去,带队最多的人是谁?”
    “大理寺卿。”
    “对喽。要是尉迟大人心情好了,办差效率高,抓人爽快,大理寺全体上下日子也好过。不过是两条鱼,换洛阳城和和顺顺、国泰民安,多划算啊。”
    白大娘“噗嗤”一声被逗笑:“这是谁的话?”
    “狄大人说的,我觉得挺有道理。娘,帮我把那边的坛子拿来,标着无根水的那个。”白桃把炒好的一盆菜盛出,用盘子扣好放在桌子上,到柜子里找调料,“花椒八角勾汤,酱调汁好了。”
    “你要是把心思从做饭上挪一挪,关心点自己,打扮打扮,娘早就把你嫁出去了。”白大娘帮她找出雨水坛子放在案上。
    白桃端着调料碗打量了一下自己:菱红裙子和月白上衣,月季花绣的好看:“我挺好的呀,打扮什么?现在我拿官家银钱做事,正当专心为公,帮扶大理寺守护一方安康,不能浪费在儿女私情上的。”
    “这丫头,从不知道她这么伶俐。”狄仁杰蹲在窗下悄声和尉迟真金说。
     “你还说,她们这要说家常话了,咱们还在这儿蹲着?”尉迟真金轻轻挣了挣,无奈两边儿按他按的严实。“快走了。”
    狄仁杰笑,不肯松手:“没力气了吧,等你吃完鱼才掀得动房顶呢。”
    “……呸!”
    这边窗棂下打着官司,那头白大娘已被女儿气笑:“还专心为公不想儿女情长,白姑娘在大理寺当差,还要天后下个旨来夸你?夸你也找不着婆家。领居家女儿前年就收过聘礼了,明年五六月都能坐花轿往夫家去。同是一般长大的,你就没法子。”
    “找个酒楼跑堂的有什么意思?天下俊杰都在大理寺呢。”白桃把碗和坛子放在一起,去翻煮好的米饭,“与其找个人定下了,不如叫我看看尉迟大人和狄大人洗眼睛。”
    狄仁杰和尉迟真金对视了一眼。
    “你倒是在大理寺的天下俊杰里找一个,我瞧沙陀医官——”
    沙陀忠莫名背后一凉。
    “您快别胡想了,沙陀医官与我说话最顺溜的时候就是报菜名的时候。我呀,快一个人罢,拖累别人干什么呢?”白涛干脆一笑,“这都多少年了,我也挺好的。”
    白大娘叹了口气:“你要是有个人在身边我也放心你,最好是命格硬朗点,杀中带煞的。”
    “这是要我找个阎王来不成,娘快别说了。”白桃哭笑不得。
    窗棂下头的三个人互相挤眉弄眼,寻思这话里是什么意思。却不见薄千张从前院走过来,疑惑地盯着三个人:“大人、狄大人、沙陀大人,你们蹲在那儿干什么呢?”
    尉迟真金听见晴天一声惊雷,觉得一世英名就毁在这儿了。
    “狄!仁!杰!”
    寺卿大人像愤怒的小鸟一样“咻”地飞远了。

    晚餐吃的极其尴尬——白大娘回了家,尉迟大人躲回屋,沙陀忠磕巴到连菜名都报不全了。狄仁杰倒是正正经经地找白桃道了歉,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都笑了。
    “什么话都听,你们胆子大,幸亏是我,别的女孩羞也羞死了。”
    “本是想听听京中贵女怎么追尉迟的,是我们的不是。”狄仁杰白净的脸上满是笑意,“白姑娘快去瞧瞧那个天下俊杰之最,今儿他吃不上鱼,大理寺全体上下日子不好过不说,明儿他掀房顶都没力气。”
    白涛笑着捂额,转身向尉迟真金房里去了。
    “白桃。”
    狄仁杰在身后叫她,回头看去,这个名满天下的青年在树下笑着,眼里是坚定的鼓励:“事总在人为,对吧?”
    对吧?
    对啊。
    “多谢你啦,狄大人。”
                                            (待续)

章后语:
①是的我正经开写了,可能打字稍慢一点但其实我这边手稿已经写出了两章哈哈,这种的算一节哦。
②依旧是逻辑死,有洗白天后的情节,不过都在下一章后了,只接受黑后向的旁友们……看完这章就过吧,咱们江湖再见。
③这章真的只是小甜饼,写了女票鱼翅大人的,没有什么案情谋杀悬疑balabala。或许以后有,但顾北北心里有AC数,够呛。
④每一章或许有个番外。
⑤明天发最后一节,这一张就完事啦。

欢迎捉虫!(* ̄3 ̄)╭♡❀小花花砸你

评论(9)
热度(18)
© 顾 北 / Powered by LOFTER